30位姐姐只有12位每年有新作品,姐姐们该如何乘风破浪?

来源:移动电影-最新电影,电视剧,视频高清在线播放小编:小影更新:2020-06-17

原标题:30位姐姐只有12位每年有新作品,姐姐们该如何乘风破浪

这大概是迄今为止,选手名气最大的一档女团选秀节目。

宁静、伊能静、张雨绮、钟丽缇……当30位成名已久的女艺人重新走上舞台,以训练生的身份再次出现在观众的眼前时,《乘风破浪的姐姐》(后称

《姐姐》在人性上的多样化,是青春制作人们前所未见的。相比少女选秀,姐姐们自带成名已久的气场。由于节目设置,姐姐们并不急于向观众“求撑腰”,而是一上来就在节目现场social。出人意料的社交场面,极大地调动了观众探知女明星社交生活的好奇心。

这像极了2017年《人民的名义》开播时,年轻观众沉迷领导开会时的景象。

不过,平静水面之下的竞争是波涛汹涌的。因为姐姐们对于C位的追求和年轻训练生同样强烈——甚至更强。

“谁都想坐中心位”“这是我内心无数次的想法”“希望被大家看到”,不少女艺人都对重回大众舞台充满了期待。因为她们之中,不少人远离主流视线已久。

阿朵的上一部戏已经是2012年,李斯丹妮阔别荧幕4年之久,郑希怡在3年内也只有《法证先锋4》一部作品。

相比资源众多或者自己就是豪门的女艺人,参加《姐姐》这档节目,更像是部分女星力争上游的一次自救。

观察到这个现象之后,DT君放下遥控,开始关注艺人们的发展情况。如今姐姐们的演艺生涯是否真的陷入困境?她们身上的故事,是否是整个演艺圈共同面临的难处?

于是,我们找到了内地、港澳台共计9481名演员的演艺生涯资料,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分析。结果发现,不论性别,如今明星的日子,的确有些“惨”。

1

“每年都能有新作品”已经是部分姐姐的奢求

先说个总体的数字:2018-2020年,30位姐姐当中有21人有新作品播出。

在这3年中,能够做到年均上线1部新作品的,只有12人。由于阿朵、丁当、朱婧汐等5位姐姐的本业是歌手,所以没有影视出演纪录。

但剩下的25位选手里,仍然只有不到一半的女艺人能够做到年均1部新作品。如果没有丰厚的片酬和家底,仅以新作品数量来判断姐姐们近年来的职业生涯,大多数女星的日子看上去确实不太好过。

(图源:芒果TV)

所以当演员兼制片人张萌找到王丽坤递上邀约时,坐在一边的郑希怡难免有些羡慕。

接下来,我们把分析样本扩大至整个演员群体,仔细研究演员的每年的作品数量。

姐姐们如今所经历的窘境,是大多数演员共同的痛吗?

2

2019年65%的演员无影视剧播出

答案是肯定的,如今演员这行当确实不那么耀眼了。

在我们统计的全部演员中,2019年能有5部及以上作品播出、在观众面前频繁露脸的光鲜人实在是极少数——在全部演员中的占比不过1%。

大多数演员在2019年并没有刷到什么存在感:20%的只有1部作品播出,更有65%的人这一年中就没有在影视剧里露过脸,不管是作为主角还是配角。

2019年没有作品播出,不仅意味着整整一年都没有曝光量,背后可能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工作邀约。

我们计算了这些2019年无影视作品演员的空窗期(从最近一部作品播出距离现在的时间段),发现只有5%的演员空窗期在一年以内。

这些2019年没有影视作品的演员中,超过6成演员空窗期在2年以上。这其中当然也包含不少隐退、转型的因素,但绝大部分演员无戏可演是不争的事实。

与公司招人多少受行业环境影响类似,演员拍戏机会的多少,同样也要考虑到大环境的好坏。

但最近影视行业确实并不乐观。

我们统计了最近几年广电总局备案公示的电视剧数量,以每年第三季度进行对比,我们发现,在2016年之后,在广电备案的电视剧数量就逐年下滑。

到2019年的第三季度,备案电视剧数量相较2016年时已经下滑超过1/3。

电影的数量也在减少。2019年上半年,在广电备案的电影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91部,减幅达到22.5%。

影视剧数量少了,演员的工作机会自然也就少了。

3

什么样的演员更加坚挺?

在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演员的竞争上岗显得异常激烈,什么样的演员能获得宝贵的工作机会呢?

演技、外形、机遇等等要素没有标准可循,但我们对可以用数据评估的性别、年龄、学校等演员特征进行分析,最后我们发现了一些大的规律。

首先从性别来看,女演员面临的竞争相对更加激烈。

单看2019年无影视作品播出的演员数量,空窗的男演员的绝对数量更多。但从概率来看,女演员在2019年无影视作品的比例更高,比男演员高出7个百分点。而且,女演员的平均空窗期也比男演员长近100天,也就是说整体待业情况更严峻。

除了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阿朵、李斯丹妮,也免费高清影院有曾经的顶流女明星在各种公开场合诉苦接不到戏的事实。

“我们需要年轻导演来扶持”“请各位导演给机会,谢谢”……2019年7月28日的青年电影盛典上,海清、姚晨和梁静就在舞台上共同喊话导演和制片人,称自己“作为热爱表演女演员却缺少机会”。

而站在年龄的维度来看,尽管有部分明星密集出现在屏幕上,也有19岁的四字弟弟凭借《少年的你》大放异彩。但在更大的盘面里,年轻并不是演员的优势。到达50岁之前,演员在演艺圈的艰难程度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降低。

20-40岁的中青年构成了演员的大半壁江山,但也面临最为激烈的竞争和最残酷的磨练,生存并不容易。

如果他们可以努力坚持打拼到40-50岁,就会迎来从业最为优越的年龄段。不管是空窗期时间,还是在2019年的空窗比例,40-50岁的“老戏骨“们都比其他年龄段的演员更低——也就是说,获得机会的概率会更高。

所以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如今重新站在《姐姐》舞台上的伊能静、宁静、钟丽缇等女星,其实也期待一档爆款综艺能够助力她们,在最合适的年龄焕发“第二春”。王千源、黄渤、梅婷、马伊琍等演员,在2019年也有3部或更多作品新播。

但在我们统计当中,年龄在40-50岁之间并且在2019年有播出作品的女演员,只占到28.4%。这又一次证明了我们之前“男演员比女演员更好接戏”的论点。

除了以上两点,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比较维度——学历。就像我们普通人依靠学历找工作一样,影视行业也看重科班。

如下图所示,中戏、北电和上戏毕业的演员与其他演员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如果在三大名校之间再做比较,中戏出身的演员竞争力更强一些,校友们的平均空在线电影院窗期明显比另外两所学校更短。

看到这里,你发现了吗?

演员也正在面临着一个不太好的阶段。他们可能过去大红大紫,可能现在初出茅庐,但演员面对的现实问题也不比我们少——年龄、性别、业务能力、毕业院校……

虽然演员的收入天花板有时候高得吓人,让吃瓜群众感叹是“贫穷限制了想象”。但实际上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头部演员。在他们之下,还有更多的人在跑着龙套。这大部分的人与我们差不多,也都以“社畜”的身份生活着。

在遭遇职业发展瓶颈时,普通人可以通过跳槽、换岗、再培训重新上岗等方式来进行改变。那么对于演员这个行当,碰到大环境的寒冬之后,《姐姐》这类综艺会是新的出路吗?

4

《姐姐》只是演员的止痛剂

说到底,演员只是个职业而非光环。在行业遇冷的时候,演员更需要通过专注和专业赢得来自于行业内外的尊重。如此看来,中腰部演员通过综艺节目证明自己的业务能力、提升人气,以博得更多导演与观众的青睐,短期内有益于演员的职业生涯。

但从长远来看,这并不是个太好的过冬方式。如今《姐姐》带着巨大的流量上线,虽然给期待“第二春”的演员打了个样,但这类综艺可能只是一针暂时管用的止痛剂。

需要亮点的综艺节目,仍然会把大量的镜头留给张雨绮、宁静等拥有高话题度的女星。初舞台打分较低、知名度相对靠后、镜头也比较少的姐姐们,可能也难逃“一轮游”的境地——然后继续默默发展。

就算成团,团体活动仍然受限于大牌女艺人的档期,活动能否顺利展开,仍然存疑。

所以,对于观众来说《姐姐》是一档不可多得的好节目、好综艺、好真人秀。我们在这里能够看到成熟女星更真实的生活、社交面,看到“逆龄成团”的历史时刻。

但对于演员本身来说,《姐姐》这类节目仍然只是一块踏板。起跳之后能否稳稳地站上新的台阶,还是要看自身的实力。

     

    相关视频

    更多

    专题

    移动电影Copyright © 2008-2020